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最新动态

展览 | 如果你是一株植物 你会吐出什么样的氧气泡泡?

2018-12-23

这个新闻我喜欢,我要多吐一点氧气出来……

嗯…这个新闻听起来太扯了,我一点都不想张嘴……

在艺术家周姜杉与龙星如(中国)合作完成的作品《Surveillance II》中,拟南芥植物和数字屏幕组成共同建构起一个如实验室般的虚拟密闭空间。

拟南芥是一种小型开花植物,在植物生物学中被广泛用作有机体模型。它是芥菜(Brassicaceae)家族的成员,包括诸如卷心菜和萝卜的栽培物种。拟南芥不具有重要的农艺学意义,但它为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基础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艺术家周姜杉(左)与龙星如(右)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在空间站,普通的拟南芥植物往往被暴露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以进行科学研究。而在《SurveillanceII》中,经过程序的运行与虚拟生产,拟南芥植物被放在“数字太空舱”中,被动接收者来自“眼前”屏幕循环波动的新闻视频,而它的微环境数据(风、光、气压)与新闻发生地点的数据同步。与此同时,植物释放出来的氧气也被实时跟踪和显示,以作为对这些“新闻辐射”的回应。

换句话说,这些植物与那些“看到”相应新闻的人类处于同一生存语境之中——呼吸着他者所呼吸,观看着他者所观看,吹拂着他人所吹拂,经受着他人所经受的辐射……而这几株植物的变化,正是代表着由于话语(意识形态)的不同,在真实环境下所导致的具有差异性的虚拟生产。

在本件位于现代汽车艺术中心“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的作品里,艺术家们实时社会系统背景中讨论了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关系,使不同社会和心理影响下的个体之间的无形力量变得显而易见。他们被人类生活从物质到虚拟的变迁以及人们如何在宏观和微观层面上理解和反应所吸引,探讨着信息技术究竟如何重新定义了人类的生存空间。

实体和虚拟现实中的混合淡化及其相关问题,如财产、隐私和控制,为他们的作品提供了诸多灵感。作品中结合了计算机科学、视觉艺术和讲故事的元素,利用真实世界生成的数据在物理空间中创造多感官体验,让人们以艺术的方式体验他们创造的系统。

《SurveillanceII》

“未来演化—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当然,或许有的观者仍会有这样的疑问:在一项有趣的“科学实验”背后,这件作品对于日常的当代生活有何关系?或者说,它对于个体“我”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如果观者更进一步,同样会发现其指涉的问题或许并不只是表面上的某种二元对立关系。事实上,连我们的“环境”和“敌人”都已然变得愈加复杂。在2017年,有“现代英语权威”之称的《柯林斯英语词典》在调查了 45 亿个词汇后发现,Fake News(假新闻)一词的使用频率比前年增长了 365%,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年度词汇。

一般而言,新闻作为一种以叙事为主的文体,它的基本要素被概括为“5W+1H”,即:谁(Who)、何时(When)、何地(Where)、何事(What)为何(Why)、过程如何(How)。它被要求用最为简单准确的词汇描述事实与现象——或是“真相”。对于社会、经济、政治等新闻种类而言,这些要素在最终呈现的逻辑上具有强线性关系,共同构成了一个个“真相”本身。

即便这些词汇均来自英语世界,但它早已呈现出蔓延全球的趋势。它与数字化时代同源而出,是大量的信息、图像与声音所产生的背反与逆论。哈佛大学尼曼新闻实验室资深媒体经济学家Ken Doctor在年度预测中写道: “公众可能还尚未意识到这一年发生的新闻事件和新闻报道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们越来越没有耐心和精力去阅读一篇富有洞察力和见解的文章或是新闻报道。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距离真相越来越远。”

《SurveillanceII》

“未来演化—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阿兰·德波顿(Alain de Botton)则在《新闻的骚动》中认为,“查阅新闻就像把一枚海贝贴在耳边,任由全人类的咆哮将自己淹没。借由那些更为沉重和骇人的事件,我们得以将自己从琐事中抽离,让更大的命题盖过我们方寸前的忧虑和疑惑……这样的外界骚动也许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好以此换取内心的平静。”

但值得明确的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件作品是一场模仿难兄难弟们的闭门诉苦,或是那种“世界其它地方一直发生灾难”的视觉新闻和自我安慰。事实上,在这个早已进入经济、数字全球化的时代,任何一处的虚拟生产都有其全球性的现实意义:

在某种程度上,这组装置隐喻着我们对环境的大意:污染和气候变化将继续影响我们的后代。未来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不得不承受这些由我们这一代不计代价而导致的后果;同时,这一装置作品还谴责随处可见的对数据的监控和采集,这种采集并不是为了人民福祉和保护人民。

2017年,同样重要的还有美国新闻媒体《纽约时报》在十年后重新为自己做起了广告——一个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价值200万至230万美元的30秒广告位,主题:

“The Truth Is Hard”(真相难寻)。

换句话说,无论是植物有机体还是我们人类自己,面临的现实环境也愈加复杂,也愈加难以去寻求某条明晰的线索。而回到作品本身,植物体的生理变化,同样隐喻着人个体—图像—意识形态—异化的景观—社会景观的变化脉络。

但在这一过程中不能忘记的是,整件作品是被现代技术所虚拟生成的——正如人类愈加只能通过眼前小小的手机屏幕而了解世界及被世界塑造与改变。但就如《楚门的世界》一般,这个世界同样是封闭的、被塑造的,我们完全生活在一个人造的环境中。我们不仅无法离开这个环境,甚至我们的思想与观感也是在这样一个人造的环境中被塑造。

同时,这个环境同样由我们自己所制造,但我们却成为了这个空间的产品。如果说,我们可以将拟南芥放置于虚拟空间中,再通过独属于人类的视觉文化信息决定其生长方向;那么,谁来决定我们的所见所感与“方向”?

而在其过程中,当自然还没有彻底人造化的时候,空间的权力意味着我们的征服、掠夺与探险;而在一个彻底的人造环境中,空间的权力恰恰代表了一种相反的力量——空间以其冰冷的方式包围着我们,左右着我们,宰割着我们。这个时候,艺术家的工作是在人造的环境中开辟一条通往自然的路。这究竟有没有可能?——而至为关键的是,工业化的、人造的环境已经成为我们成长的背景。

“未来演化—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如Lash和Urry(1994)这样的学者曾非常明智地指出,在“后工业”社会的背景下,反思性积累的过程正在发生。由于生产性交换的现代化与全球化,城市的物理空间与个人主义和生态主义彼此糅合,这些城市碎片将产生一种新的文化,并反过来为城市赋予全新的生存意义。

而就在现实的夹缝中,艺术的真正力量或许才能被显现出来——

这种力量或许并不能改变工业化与人造化的外部环境,但是就如现代汽车一直所倡导的绿色未来一般,在现代汽车文化中心这样的艺术机构,艺术家与策展人们所进行的“反思性积累”,或许可以建构出在数字监控下与冰冷强硬相对立的“软城市”——艺术无法改变直面屏幕新闻的命运,但在其弯弯绕绕之处,艺术或许可以改变它的湿度、土壤与风向,从而影响我们这些有机体可以“吐出”不一样的“氧气泡泡”。

(文中图片版权为现代汽车文化中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