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最新动态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年度大展《冇限人类:人类的极限与局限》主题讲座

2019-12-11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年度大展

《冇限人类:人类的极限与局限》

主题讲座

开讲阵容

马丁·霍齐克Martin Honzik: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监、策展人,《冇限人类》年度展览首席策展人

费俊: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科技方向教授,《冇限人类》联合策展人

张之益: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科学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伯恩·卡尔曼Bjørn Karmann、托雷·克努森Tore Knudsen:参展艺术家(组合)代表

邱宇:参展艺术家代表

张之益教授,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科学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他本人所研究的方向包括计算机视觉影像技术研发、先进影像创作以及新兴文化业态研究等等,他曾经提出了视觉工业、文化互联网等创新性的产业发展理念,还出版了《文化产业创新与视觉生产力》、《当代动漫产业影响力研究》等专著。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2019年全球年度大展《冇限人类——人类的极限与局限》公众开放日当天,由本次展览联合策展人费俊主持,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监、策展人,也是本次年度展览首席策展人马丁·霍齐克,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科学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张之益先生,西方参展艺术家代表伯恩·卡尔曼和托雷·克努森,中方参展艺术家代表邱宇作为嘉宾,共同举行了一场开幕讲座,一同就展览《冇限人类》探究关于人类未来的路径是什么,科技发展给人类所带来的挑战,以及人类如何去塑造自己以及塑造未来。

讲座现场嘉宾(从右到左)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科学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张之益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监马丁·霍齐克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科技方向教授费俊

参展艺术家代表,艺术家组合托雷·克努森和伯恩·卡尔曼

参展艺术家代表邱宇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当我们变得越来越复杂的时候,有时一些简单的方法无法让我们理解世界,所以希望通过展览和讨论让我们更好地理解现在的时代。现代汽车文化中心艺术总监徐静表示:“我们做这个讲座的初衷是希望可以通过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们、以及这次展览的策展人和艺术家们的话语,把我们的问题剖析出来,通过他们的解释让更多的大众、不了解艺术与科技的人,不知道艺术和科技之间究竟可以发生怎样碰撞的人来去理解艺术与科技如何融入到新的领域中。”

(以下嘉宾发言为部分节选内容,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嘉宾发言

首席策展人马丁·霍齐克发言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监

马丁·霍齐克:这个展览也是关于世界的发展,包括整个工业革命对于社会的影响,产生出关于人和机器中间新的关系的理解。1970年代末期开始,整个电子时代的到来,社会有了更高的效率,在技术上我们也尝试着去追求一种更高的完美,这些会如何影响我们呢?同时这也是数字革命的时代,数字革命改变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如果仅仅是基于传统的制造工业而言,很多时候已经落后了。现在需要去面对很多新的科技,他们也在影响其他各个领域的科技,以及过往的科技,特别是人工智能。

数字革命到来之后,要去面对自动化的世界。作为个人我们所要面对的是整个社会都在面临全新的挑战,关于人类未来的路径是什么?这些发展会带来什么样的挑战?人类未来将走向什么样的道路,以及我们如何去塑造自己以及塑造未来?这些问题是今天的我们值得去思考和讨论的。

联合策展人费俊发言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策展人、艺术家

费俊:本次的展览标题上就出现了充满矛盾的姿态,其实人的极限性和有限性是一对矛盾体,就像英文标题里呈现出来的Human(un)limited,也像是中文标题里呈现出来的冇限人类,“冇”看起来是“有”,但它又是“无”的含义。这样的观念揭示出对人类的未来、对世界的未来充满矛盾、焦虑和不确定的思绪,这个矛盾在展览中呈现在各个层面,它同时也可以被解读为这次展览作品中呈现出来的另外一对矛盾,我称之为既是反思,同时也是试图去创新的矛盾:即艺术家不仅是在对问题进行反思,还有很多艺术家试图去寻找解决方案,在回答对于这一命题的回应。

在今天这样的语境中,做一个展览的价值和意义所在是我们希望展览能够成为生成公共知识的平台,讲座其实是展览非常重要的知识生产过程,我也期待大家能够共同参与到这样的讨论和知识生产过程中来,谢谢大家!

艺术家组合托雷·克努森(左)和伯恩·卡尔曼(右)

伯恩·卡尔曼:我们想探讨的问题是:人和虚拟世界之间的一种界面或者互动是什么?比如说家里有新生儿诞生,你可以给他起名字,跟婴儿有各种各样的互动。但是你和智能家居之间的互动是什么样的呢?

艺术家组合托雷·克努森(左)和伯恩·卡尔曼(右)

托雷·克努森:我们一开始做项目的时候就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Alias,看上去这个东西像长了真菌一样,其实就是Google的智能家居终端。

我想给大家解释一下,大家可以看到其实这里面有一个简单的人工智能系统,它可以跟人学习,这是一个线下的,私人的,并没有和互联网连接。你可以叫它Alias,或者任何名字,当你叫它名字的时候Google智能家居终端就启动了。如果你不呼唤它的名字就会有噪音干扰,就没有办法回应你的请求,或者是指令。你把它唤醒的时候噪音停止,你就可以跟它进行正常的对话了。

艺术家组合:托雷·克努森和伯恩·卡尔曼

《ProjectAlias》,交互装置

智能助手、3d打印模型、屏幕

50 x 50 cm; 3’36”,2019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这其实是一种讨论,这不仅仅是Alias项目,我想说作为消费者我们要重新夺回主权,重新夺回我们的控制权,而不是被其他的东西所控制。比如说我们要在智能终端的家居环境里生活,你也许会问这种智能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更人性化,能不能更个性化,能不能更针对我自己的需求?所以你要问自己一些问题,看看这个智能终端的家居是不是你想要的智能,是不是你想要的家。

中方参展艺术家代表邱宇

邱宇:我们说他像人工智能也好,机械智能或者机器智能也好,我在作品中更多是提出了一个设想,假如机械如能够产生自我意识,它像是在自我意识的基础上发现自己、认识自己的过程。我觉得它某种程度上表现了这个瞬间,就像我们小的时候穿着尿不湿在镜子前第一次看到自己一样,会想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跟我的表情和动作一样?或者这个人真的是我吗?

“我”这个概念在人工智能或者机器智能中是不是存在,如果“我”这个概念存在,那是不是“我”将成为特殊的身份或者是地球上的一个物种存在,而这个物种中和人,和所在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关系。它像在无数递归式演进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的过程,所以它被拟化一个机械手臂控制的眼睛在镜子中无限观察自己、认知自己的过程,这是一个层面。

邱宇

《机械控制的眼睛看到镜子中被控制的眼睛在看他》

 机械装置:机械手臂、显示器、镜子等

50 x 50 x 150cm,2019

还有一个层面的解读,它是一个机械智能,但为什么要靠人的形态或者思维方式去观察世界?我们常常理解机器人也好、机器智能也好,它是人类形态或者人类感知方式为基础的智能方式。这也好像是在我们创造人工智能,或者创造过程中限制性的因素,所有的感知是在人为感知基础上去创造的无限延展的过程。机器自我意识的假设就像是一个未知智能开始的起点一样,其实很难预测它的终点是什么,或者是引导到一种未知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感到很恐慌和不安。

这是我这次参加展览的作品,这也从一个方面回应了这次展览的主题,科技提升了我们人类的极限,但我们似乎永远无法摆脱我们自身的局限。

讲座问答

费俊教授向各位嘉宾提问环节

此环节由费俊教授主持向嘉宾们提问:

1. 你们怎么看待人体增强这件事情?如果你们支持这个观点,那人体该如何被增强?

马丁·霍齐克:我们如何定义机器,如何定义人类。我们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正在经历时代的转变,在技术大爆炸的时代,我们可以推动机械走得更远。这就逼着我们要变得更聪明,社会要变得更聪明。要理解我们是谁,我们的角色是什么,技术的角色是什么。

张之益:人工智能的到来和身体的作用性这两个命题在我的研究里是不冲突的。首先,人工智能技术分两大类:一是人工智能技术在当今社会上的意义和发展方向,这是技术上的应用;二是人工智能作用于个体,特别是它对一个岗位或者从事一些工作提供了什么基础。这是两件事,一个是针对个体的,一个是针对社会推动的。

伯恩·卡尔曼:AI在50年后会怎么样?500年之后会怎么样?就算那时候AI取代人类,但我们一定要思考人类的价值。如果计算机取代人类而失去人性的价值,那就没有意义了。我觉得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对于设计、艺术和技术,我们现在就应当承担起责任,而不是等到几十年后再来问自己这些问题。

托雷·克努森:不仅是看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还有一些新的可能性。可能这种新的可能性就会成为未来的新常态,因为我们永远都要突破界限,我们不可能总是满足于现在。

邱宇:艺术和科技的融合恰恰是表达了婴儿对刚认知世界之后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不光是在未来人类应用去解决问题的层面上使用,可能更多的还是在幻想的空间。

嘉宾们展开热烈讨论

2. 在这样新的语境下,你们认为人和其他物种,以及和自然之间会产生一些新的关系吗?这种关系是什么?

伯恩·卡尔曼:AI的美丽在于能够理解数据,比人类更能理解数据。它能够理解很多动物的语言,能够理解自然的图案,往往都是人类无法理解的数据。我们总是以人类为中心去理解世界,而AI却能弥补这一点,能带我们走向更深的领域,能更深入自然,更好的让我们去认识这个世界。

邱宇:我们所说的“类脑计算”并不一定指的是人脑的计算模式,人脑的能力某些层面上没有某些植物、动物更完善更高效,所以“类脑计算”可能不是以人类为模本认知和思考方式,而是如何处理人和外部世界的关系,或者是向自然学习处理计算的方式。

马丁·霍齐克:人类社会被分成了很多不同文化的角落、文化的社区,而且人类有不同的哲学观念。我觉得西半球有智慧的希腊人也犯了很多错误,他们把人放在了整个世界生态的顶端,也将很多重要的其他部分隔绝在外,这也是我们现在有困境的原因。无论我们拥有什么样的智能,并不意味着我们能更好的关注这个世界,或者更好的使用智能。

张之益:第一,技术无非是增加了进步的可能性,增强了我们的能量,成为了推动我们的动力,升级了我们认知的路径、工具和方法,但我们的本质还是探索与发现的问题。第二,对我来说是整体上从哪个切面看这个问题。从这个角度讲,每个人看问题的切面多一点,角度也就多一点。了解这个体制很重要,能让我们看清整体,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

科学艺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张之益教授

3.今年奥地利电子艺术节的中文题目是“跳出盒子——数字本人的中年危机”,请马丁本人介绍一下为什么是“中年危机”,如何度过这个“中年危机”?

马丁·霍齐克:这一代人所期待的是什么?以一种人性的视角来看,我们希望能够跳出这个盒子去思考,不想花时间去沮丧,我们应该保持积极的态度,包括如何赋予个人更多的能量,通过教育,通过合作等等方式,我们将所谓的工具指向一个更好的、正常的方向,能够让我们实现个人的潜力。

4.今天在场有很多学生,相信他们一定很好奇,一位艺术家和设计师在不擅长科学技术的情况下,如何进入到智能科技时代?

张之益:在今天这个时代,靠一己之力在庞杂的组织和系统性里面做事是不实际的,所以要学会集体工作,这是你们要理解的时代需求。但你们的信心也正在于此,你们最大的优势是对工具有天然的感应能力,一定要利用好这一点。下一代数据艺术是动态的、智能的、表达的,永远没有恒定状态。

另外一点是,我们要理解孪生物体的时代性,所有物体都有孪生状态,数字孪生之后,将来的时代就是孪生的时代,包括未来平行空间的诞生。今天的艺术其实是潜意识层面的,包括这次参展的作品《机械控制的眼睛看到镜子中被控制的眼睛在看他》,可以感知到其中情绪的表达,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动态表达。

网格体系对于今天的社会规则太重要了。在网格里面找到一个网格规律,这个模型规律对于人的复杂性,继而把复杂性归纳为规律性和简单性,是非常有意义的。

首席策展人马丁·霍齐克

奥地利电子艺术节总监

马丁·霍齐克:与当下的问题相关才是真正的艺术,它才能对我们世界产生影响,而不仅仅是对于学术界产生影响。我们已经走向了这样一个复杂的时代,我们应该走向这个世界,而不仅仅是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面。

我们应该拥有批判思维的能力,要去读艺术理论,但不要依赖艺术理论,你要面对风险,勇于尝试敢于犯错误,最终你会重新定义自己,从这样的视角才能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

托雷·克努森:我们的世界需要多元,很多技术在商业层面发挥出了潜力和价值,但是艺术家要审视这些技术,是否挑战了人类伦理底线等等。这可能是作为艺术家和作为艺术学生来讲应当做的、特别重要的事情。

观众互动

现场嘉宾与观众交流

观众提问:对于虚拟身份、虚假身份各位专家怎么看呢?

张之益:这是一个技术问题,虚假身份是工具的思维模式,它是社会需求的工具,这种需求供给确实需要。我们有庞大的供给需求,就需要虚拟身份、虚拟人物辅助做这个工作,这就是发展到计算机里特别重要的一个能力,但我们也看到它的弊病。弊病要慢慢修正,更多的从社会管理、社会文明角度不断的约束它,这是肯定的,所以提高我们的辨识力很重要。

马丁·霍齐克:今天谈论的确实是技术问题,但同时到底谁在使用、谁在利用科技,谁在把它当成一种工具,尤其是通过规模效应。有时我们看到“工具”所具有的潜力,但我们不希望看到“工具”被负面的利用。我希望大家能提高自己的鉴别能力,看到其中的问题。

现场嘉宾与观众交流

提问:各位专家如何看待AI和人的互动,它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未来如何把它往更积极或者正面的方向去发散、去思考?

张之益:现在社会上的发展和我们主流文化有些方向完全是背离的,但不是冲突的,背离并不代表冲突或者矛盾。文化的伦理是不断的应用新技术,是在文化应用上的叠加问题,文化不会丢失,文化只有进步。时代是往前走的,可能我们这代人关心的问题到00后就不担心了。

2019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全球艺术展

“冇限人类”(Human (un)limited)

Hyundai MotorstudioBeijing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HyundaiMotorstudio Beijing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HyundaiMotorstudio Beijing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Hyundai Motorstudio Beijing)坐落于中国当代艺术聚集地798艺术区的中心,是融合汽车文化与艺术的跨界实验基地。我们以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为土壤,以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开拓性发展为己任,在全球化语境下结合“Creative Energy” 理念,致力于开发和探索中国多元化跨界的可能性。现代汽车文化中心通过在艺术、设计、科技等领域的不断尝试创新,推出优秀的跨界展览和丰富的文化教育项目,邀请观众一起思考并挑战当代中国的社会现状,助力开启全新优享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