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最新动态

展评 | 陆上行舟:探讨世界,既是在探讨我们自己

2018-10-19

陆上行舟,一种矛盾修辞法,如相信神秘直觉的诺斯替教徒所说的暗光,炼金术士所说的黑太阳。在陆地上行舟,一种关于静止与运动之间的某种隐喻关系,它隐含了关于大陆架与河床、迁徙与大地的人类史的寓言。

展览“陆上行舟”现场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一种放大,将个体脱离出来,丢置于世界之中,一种庞然大物下的某种无器官的软体流动,如果这样来比喻人类社会的话,我们依然要将整个自然界囊括其中,犹如指称着:“人类是某种关系的存在。”

在 Hyundai BluePrize 2017 大奖主题“社会流动”上,策展人李杰,所展现的,正是这样一个基于社会学家所观察到的,当代中国艺术的社会学化,以及基于谱系化下的某种田野调查,它们都指向了同一个启示之点: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自身的存在。

曹明浩+陈建军

《水系博物馆》,2015

废弃船木、1979年木制渡船(仿)

铁、金属丝,合作装置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在地艺术考察,对社会和自然的多个层面进行探寻与记录,由社会流动激发的艺术创造与合作的回望与探究,成为此次展览的重点。正如策展人李杰所展现的那样:面对中国日益频繁的社会流动以及剧烈的空间变迁,艺术家如何在现实洪流之中探寻自我处境与精神源头,以及如何回应社会复杂的问题现场。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

艺术家李勇政与《被消费的盐与冈仁波齐》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陆上行舟”以整个展场空间作为依托,使得现场地形、流域与光影的互文关系,形成不同时空跨度的艺术行动与公共事件交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在德国导演沃纳·赫尔佐格(Werner Herzog)所拍摄的电影《Fitzcarraldo》(国内译为《陆上行舟》)中所展现的,关于荒诞的理想主义者,要在秘鲁的小镇上兴建一座宏大的歌剧院,那沉沉大船在河床中行进的镜头,正如此次展览中那波澜起伏的人类社会的地形图景。策展人李杰,巧妙地使用了空间、观众和作品的三者关系,使得一出关于中国社会流动的景观予以在展厅中徐徐浮现。

熊文韵的《流动彩虹》:雀儿山车队

图片来源:艺术家

在美国社会学家 P.A.索罗金1927年出版《社会流动》一书,强调对社会流动的定量研究,他侧重研究了流动的数量、方向和地区分布等问题。而艺术家却使用了另一种不同于量化分析的理性方式,他们采用感性却近乎直观的形式,使用暗语或隐喻,来展现关于人在社会洪流之中的处境,让人反思,使人觉悟。

萨子在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展览“陆上行舟”作品

《一棵树》文献部分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在曹明浩、陈建军的“水系计划”之《水系博物馆》中,我们看到了日益消失的城市水系及其周边生活现场的巨变。从当地居民日常的技术交流、聚餐、茶铺对话等方面出发,逐渐落实到以船的重构为基底的生活活动,最终将“水系博物馆”经陆上路线,从金马河运到都江堰玉垒山的景区内。于是,我们便看到一种基于艺术家的语言与社会学家的不同之处,亦如李勇政《被消费的盐与冈仁波齐》所展现的“商品拜物教”,探讨当代商品美学是如何为商品拜物教服务,就像童话中的公主通过霓裳羽衣摇身一变。

幸鑫《吾与浮冰》记录

图片来源:艺术家

或许正如川藏线上,熊文韵的《流动彩虹》,人类的生活是如何改变了社会和自然的景观,而社会又是如何异化着人们的生活。当远古的人类从大草原上的迁徙,到进入农耕文明下的定居,我们在流动中静止,又在静止中流动。而在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人类简史》一书中,我们正看到了这样的关于人类驯化自然,而又被社会所驯化的宿命。

何俊彦《渔民进行曲》截图

图片来源:艺术家

在此次展览中,众多的艺术家作品,犹如一个关于社会漩涡的万花筒,在那舞台上的,展演着一幕幕人类的悲情戏剧。无论是萨子的《一棵树》、幸鑫的《吾与浮冰》、何俊彦的《渔民进行曲》、普耘的《晃动的房子》、刘成瑞的《澜沧江计划》还是陈秋林的《空的城》,都无疑折射出当代中国社会历史变迁下的不同切片。

普耘《晃动的房子》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在这些切片上,犹如某种外科手术,策展人使用精心布局和层层迭代的方式,为我们揭示出关于中国当下社会症状的生物学培养皿。在这里,既是某种实验,又是某种实践,如同细菌学之父科赫所展现出的那样,我们如何探究关于身体的病因和真实状况。而艺术家,又如同某种巫医,在某种千奇百怪的草药学和神秘理论下,去探究中国社会性流动之下的故事,正如《一千零一夜》中,所无穷的书之秘密,这正是流动性之无穷的探究之境。

刘成瑞《澜沧江计划》:澜沧江寻旅图

纯手工羊毛毡

130x187x1cmx4,2014年

图片来源:艺术家

刘成瑞《澜沧江计划》

“陆上行舟”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陆上行舟”展现了众多被人们所忽略掉的社会切片,通过艺术家的手,我们得以用倍目镜仔细端倪,而这正是Hyundai Blue Prize所要进行的主旨所在。无论是2017年的“社会流动”,还是今年即将开始的“未来演化”,它所探讨的核心,不偏不倚,始终都在那里,那就是关于:对人类自身境况的关注和留意。

陈秋林《空的城 No.1》数码艺术微喷印刷

117.8×151cm,2012,Ed.8

图片来源:艺术家

它指示了一个恒久的哲学命题:存在。当二十一世纪的学者将“存在主义”的本质解释为“人道主义”时,我们应当明白,关注人类本身的存在,既是关注我们本身的人道处境。它表明了伦理学与社会学、政治学及科学技术之间的某种纠葛的关系:探讨世界,既是在探讨我们自己。

展览“陆上行舟”现场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在“陆上行舟”的这场展览中,我们正关注到这些艺术家的背后,所背负的某种理想主义式的情结,他们无疑都将自身的生命,融入到这滚滚的人类洪流之中,去燃烧自己的力量。而这,正是策展人李杰所要呼吁和向观众所展示的,陆上的行舟。

同时,这也与“HyundaiMotorstudio”的愿景融合为一体,结合了汽车产业的“Motor”和艺术家自由创作的工作坊“Studio”,以此来表达超越汽车单纯的移动工具,以创意性的思维不断地创新和挑战,与艺术的跨界多元化艺术形式,在思考人类生存境况的处境同时,向更多的人提供超越期待的全新的体验和价值,创造和引领全新的移动文化。

Hyundai Blue Prize 2017

“创新未来”(“Sustainability”)奖项

获奖展“陆上行舟”策展人李杰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大众线上投票开启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进入10月金秋,Hyundai Blue Prize 2018开始正式进入大众投票阶段,这也是本届赛事最受瞩目的环节之一,将成为焦点。投票自10月1日开始至10月31日,期限为一个月。本次大赛,大众评委的选票将占总权重的15%,欢迎你的参与。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大众评委投票流程,只需5步,轻松搞定:

1.  大众评委扫描以下二维码图片后,将直接出现策展人投票页面;

2.   点击策展人集合页面的“给她投票”,可跳转进入对应的策展人介绍页面;

3.   策展人介绍页面内可浏览其作品以及个人介绍,点击下方的投票按键可直接开始投票;

4.   点击分享按键可分享到其他平台;

5.   投票完成后,直接弹出可以抽奖的页面,若中得奖品需要填写个人信息便于寄送。

扫描二维码图片,进入大众投票页面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