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最新动态

展览 | 纸在数字时代彻底变成落后的代名词了吗?

2019-02-17

纸,用植物纤维制造,能任意折叠用来书写的片状物。它是书写、印刷的载体,也可以作为包装、卫生等其它用途。

我们自认为对纸知之甚多:纸的制作工艺诞生于中国,它曾是知识和思想最重要的传播载体,在数码时代它已日趋没落。

最早的纸出现在2200年前。西汉初期已有了纸,但还是很粗糙,不被广泛应用;公元105年,东汉蔡伦改进后,被认为是现代造纸术的鼻祖;华夏殷商时期,发明了文字,开始用甲骨作为书写材料,春秋时期又发现和利用竹片和木片以及缣帛作为书写材料。但由于缣帛太昂贵,竹片太笨重,于是便产生了纸。

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造纸术与指南针、火药、印刷术一起,给中国古代文化的繁荣提供了物质技术的基础。纸的发明结束了古代简牍繁复的历史,大大地促进了文化的传播与发展——

可以说,铺开一张纸,就是铺开了人类文明史,人与纸的命运相互交缠,世界历史中的众生之相纷纷浮现。

然而,这一切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因为电子媒介的发展,纸已被人们视为脆弱的载体,越来越被忽视。

文化史家们也把文化传播的漫长历史做了精致的分期:口传文化阶段、印刷文化阶段和电子文化阶段,而更为前沿的学者,则称如今为“后人类时代”——一切电子媒介已经成为了人类身体构成的一部分,人被异化,也不再纯粹。

《纸质促动器》在

“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如果以媒介来划分,在电子时代之前的肉体时代与机械时代(也就是纸张大放光彩的时代),人们可以亲身体验到的是,当肉身与外界接触时,注定会留下痕迹。然而,信息时代的痕迹,是否依旧那么明显与有效?而那些物理痕迹,又如何在数字化时代继续延续其存在性?

正在现代汽车艺术中心呈现的展览“未来演化——我们的共享星球”中,一件名为《纸质促动器》的作品或许为这一议题提供了某种解决方案。纸质促动器是一种低成本、可逆的、电驱动和传感的方式。这是一种新颖但易于使用的促成科技,它拓展了人机交互中的驱动传感材料库。通过整合三个物理现象——包括双层弯曲驱动、热塑性塑料的形状记忆效应和通过导电印刷灯丝电流驱动焦耳加热,促动器的开发是经由一台具有工艺熔融沉积制造(FDM)工艺的3D打印机简单地在一张复印纸上打印出一层导电聚乳酸(PLA)。

艺术家姚立宁与变形物质实验室视纸为一种轻盈、充足而又可降解的生物材料。他们呈现了由FDM 3D打印机打印的一种新型、电子可反转纸质促动器的设计和探索。该促动器由包括普通纸张和现成热塑性印刷细丝在内的廉价材料制作而成。这一简单便捷的制作步骤使得纸质促动器能够进行不同类型的动作,甚至具有多种电子感应能力:触觉感知、滑动器以及自弯曲角度探测。

《纸质促动器》在

“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事实上,由纸而生的艺术是很多中国人的独特情结,我们的奶奶、奶奶的奶奶都是折纸、剪纸高手。随着时代的发展,纸艺术不仅仅停留在“折纸”、“剪纸”上,它早有了更令人惊叹的发展。

纸张作为一种极易获取的创作媒介,几乎在每个艺术家的创作中均扮演过不同程度的重要角色。在某种程度上,艺术家与纸的关系是最亲密的。单就绘画而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布上油画相对是神圣的,公共性的,而纸的感觉是情感式的,私密性的,与艺术家的才华,气质和想象力保持了最率性的关系。

《纸质促动器》在

“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而在《纸质促动器》中,科技与原始共存,传统也与未来勾连了起来。艺术家们从折纸的古老艺术中获得灵感,创造出具有独特属性的可重构机器人。折纸原型是平的、重量轻、有极大的自由度,这使得它们高度适应于各种应用。通过利用折纸的特点以及新颖的制作技术和驱动方法,大量的折纸原型被创建,包括可移动机器人、模块化机器人和可调整的刚度结构。

换言之,这个过程从半毫米厚的熔融热塑性塑料连续纤维(商用石墨烯聚乳酸复合材料)开始,将其通过使用价廉的工艺熔融沉积制造(FDM)工艺3D打印机打印在普通的复印纸上——这种纸/塑料装置便被称为“纸质促动器”,它的工作原理是将纸/塑料装置置于烤箱中加热,或者使用加热枪加热,然后弯曲或折叠成所需的形状,随后冷却。最后连接了电引线。只要没有电流进入导电热塑性塑料,“纸质促动器”就保持其默认的弯曲/折叠形状。然而,当施加电流时,塑料会升温并膨胀,导致自身和底层纸张变平。一旦电流被切断,它就会再次折叠起来。

可以说,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我们不仅能读到一张纸铺开的文明史,也能看见一张纸映照出的现实。

《纸质促动器》在

“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一般来说,促动器构成为薄型,能够保持高效率,还能够对应多极化,具有良好的组装性。因此,这些快速设计出的原型本身可以是低保真度的,并且只显示足够的信息来表达一个想法。当这个想法可能在试用阶段被用户撕碎时,就不值得花费大量时间来“设计”它。拥有一个原型可以让多人同时参与某件事情的设计。更多人的参与意味着会出现更多的想法和更多的批判意见。这也会带来更好的结果。

《纸质促动器》在

“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现场

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众所周知的是,哪怕是最原始的媒介和材料,现代汽车也努力通过技术的手段将其置入当代的应用场景中,甚至它要比现代材料更加节能、环保;同样的,在现代汽车艺术中心的本次展览中,或许人们可以从更加具有文化性的层面,再度发掘那些经久不衰的材料是如何不断地被激发生命力,又通过艺术与科技的结合为未来提供启示的。

而正如《一张纸铺开的人类文明史》一书的作者奥森纳所说的:“这个星球与纸共生了两千年。你对纸了解得越多,对这星球便懂得越多。”

系列展览

未来演化-我们共享的星球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纸质促动器》是现代汽车文化中心正在展出的“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展览中的一件作品。中国艺术家姚力宁与变形物质实验室呈现了由FDM 3D打印机打印的一种新型、电子可反转纸质促动器的设计和探索。该促动器由包括普通纸张和现成热塑性印刷细丝在内的廉价材料制作而成。他们从折纸的古老艺术中获得灵感,创造出具有独特属性的可重构机器人。

2018年11月8日,“未来演化 — 我们的共享星球”年度大展已经正式向大众免费开放,现代汽车文化中心欢迎您的莅临。

(文中图片版权为现代汽车文化中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