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最新动态

HBP | 龙星如:我没有答案,短期内都不会有的

2018-10-26

距离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决赛只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入围的青年策展人们正在紧张地做着赛前准备。本期将继续为您介绍六强入围者之一龙星如,她也是今年比赛海选晋级的唯一选手,她的一对一专家导师为独立策展人李振华 。

评委导师

李振华

独立策展人

决赛选手

决赛选手

龙星如

策展人、写作者、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方向研究员

龙星如(Iris Long),是一位策展人,写作者。她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得新闻传播学士学位,后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获得艺术评论硕士学位,她正生活在北京,是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方向研究员。

她的研究方向为普适运算与数据充斥的时代语境下,艺术创作与数据环境及技术的关系,并在中央美术学院开设数据艺术课程。她也是“屏幕间”项目的联合发起人。

Hyundai Blue Prize2018 决赛入围选手:龙星如

图片来源:龙星如

作为艺术家,龙星如的作品曾展出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荷兰鹿特丹V2_不稳定媒体艺术机构、ISEA国际电子艺术研讨会等。曾获法国巴黎 Prix Cube 新媒体艺术奖提名、香港 ifva 特别表扬奖。

她编译《重思策展:新媒体后的艺术》并获第十一届 AAC 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出版物提名;第一届 IAAC 国际艺术评论奖英文入围评论者。

QA

对话

龙星如

Iris Long

(Q & A /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 Q)

Hyundai Blue Prize2018 决赛入围选手:龙星如

图片来源:龙星如

Q:

经过为期数天的韩国访问交流,对于此次行程而言,谈谈你的整体感受以及对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龙星如:

这次也算是我运气特别好的一个部分,就是看到了我研究线索上不能错过的两个展览。

HyundaiBlue 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与Hyundai 团队成员及MMCA 策展人朴德仙(Park deok seon)在MMCA馆内草坪合影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Hyundai Blue Prize2018 决赛入围选手

参加小型而又轻松的茶话会现场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Hyundai Blue Prize2018 决赛入围选手

参加 MMCA 为她们举办的 Work Shop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一个是“艺术与技术的实验 E.A.T.”。艺术与科技实验于1966年由比利·克吕弗(BillyKluver), 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 弗雷德·沃尔德豪(Fred Waldhauer), 还有罗伯特·惠特曼(RobertWhitman)创立。

HyundaiBlue 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等

参观MMCA“艺术与技术的实验 E.A.T.”展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E.A.T.在当时挺现象级的。贝尔实验室三十多个工程师参与了劳森伯格《神谕》(Oracle)的制作。很多纽约艺术家都参加或幕后协助这十件作品的演出。艺术家开始在《纽约时报》上找工程师,在 IEEE 这样的期刊上发论文,《九个夜晚:戏剧与机械》从只有两百人观众在几个月内扩展到几万人。

HyundaiBlue 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等

参观MMCA“艺术与技术的实验 E.A.T.”展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那个年代蛮神奇的。控制论盛行,技术从冷战和军工环境进入大众话语(如个人计算机兴起),大众传媒欣欣向荣,阿卡迪亚式的反主流文化运动在涌现,太空探索已经进行了十年。1970年 MoMA 出现了《信息》,犹太博物馆展出了《软件:信息科技,艺术的新意义》。丰饶图景的背面,是大量的作品无法运行,高昂的成本让展览入不敷出。

如今,我们还在大量地试图进行同样的实验,开源的艺术软件与平台在不断被普及,艺术家更多地了解科技的现状,并通过科技进行工作。但是我觉得我们在这条线索上,如果反观六七十年代,我们究竟走了多远?

HyundaiBlue 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等

参观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

“RafaelLozana Hemmer:Decision Forest“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另一个展览是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呈现的 Rafael Lozano-Hemmer 亚洲首展《抉择森林》(DecisionForest)。“决策树”一词是来自运算领域,意指参观者的选择、参与与互动所造成的“数值”会算出不同结果。它也暗示了“公众”(public)这个概念不可控的一个面向。

 Hyundai Blue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等

参观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

“Rafael LozanaHemmer:Decision Forest“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Rafael 经典的几件作品都在展出,比如《沙盒》(Sandbox)、《心脉房间》(Pulse Room),《双向时间切割机》(Bilateral Time Slicer),但这个展览给我的一个疑惑是——如果不存在一个自主反思的观众,如何从形态、体验方式等等层面,捕获到艺术家对“参与”和“交互”有节制地批判的一面,而不被形式本身消解掉。

HyundaiBlue 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

参观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

“RafaelLozana Hemmer:DecisionForest“

图片来源:艺术家

比如当你走进作品《放大馆》(Zoom Pavilion)所构建的由摄像头监控画面组成的空间时,镜头随机捕获和抓去“感兴趣”的脸,并在墙面投影中无限放大,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拍下来。在这件事上我们已经被训练得很好了——现场给我的感觉很像是全景监狱里的人正在享受着它。


 Hyundai BluePrize 2018 决赛入围选手等

参观爱茉莉太平洋美术馆

“Rafael LozanaHemmer:Decision Forest“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其实,在整个展览的过程中,观众在不断地进行数据出让:你的脸(Zoom Pavillion),你的声纹(VoiceArray),你的指纹(Pulse Index),你的心率(PulseRoom),你的身高(Tape Recorders)……几乎所有的个人数据,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在整个展览过程中是流散的。这种出让许可(consensus)是交互成立的前提,是“参与”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它如此诱人也如此不透明。

我以前关注过英国公开数据学会(ODI)的一个展览,艺术家发现十多年前当英国的新娘在 Ebay 这样的网站上转让结婚礼服时,她们会用一个白色方块遮住脸,“脸”在当时显然更私密,人们和网络传播的关系也更生疏。而今天“脸”显然不再属于敏感的隐私范畴,类似地,Siri, Alexa 这样的智能助手也使得声音不再敏感,有一天,“触摸”也会如此吗?

在我看来,这个展览里,“数据出让”是技术批判最核心之处;而观众可能只觉得——好玩。“参与”到底是“完成”,还是“噩梦”?

Q:

从你刚提及的这两个展览中,谈谈你对于技术、艺术和人的关系的理解?

龙星如:

就像看到 E.A.T.一样,我最近时常恐惧性地想,我们是否在不断回归到“曾经被解决过”的问题上。

对于近代早期的人而言,并没有什么严格壁垒使科学、人文和神学彼此隔绝,基歇尔的图像里也暗示过这样一种环环相扣的探索与理解世界的方法。从技术进程来说,我们似乎在专业主义的线索上走得很深,但较少去用全局想象的方式去理解世界了。挺务实的。最近一直在慨叹。

龙星如(右)在讲座中

图片来源:龙星如

技术跟“文艺”在今天都失去了威权。我观察到许多单向度的论证,包括对于技术无条件的过度渲染,也可能包括简单粗暴地认为某一项特性技术会瞬间倾灭世界。“神化”和“妖魔化”的原点可能是错综复杂的舆论设计,也可能只是来自于一场翻译事故。这既不是技术的问题,也不是艺术的问题,好像问题在于流通于二者之间的语言系统。

龙星如

图片来源:龙星如

至于“技术”和“人”的关系——从我自己研究的领域而言,我认同广泛的监控和大数据可以投用户所好,也可以操纵舆情,也广义地认同技术正在大范围地制造一种权力再分配,一种在现有社会经济结构基础上,新提炼出来的维度,并且具备一定的自主性。

最近在想,人们很容易设想一个“邪恶的科技公司的 CEO”,一位白人男性,他可以按下某个按纽终结所有的噩梦。然而如果在未来,比华尔街7分钟噩梦更可怕地,随着更多去中心化模式被发明出来,甚至将不存在这样的具体的个体(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甚至一个系统)可以按下按纽,去终结一切,我们怎么应对这个处境呢? 

我觉得,所有“有话可说”的人——不仅仅是艺术家——都有驱动去观察、反思和适度批判他所存在的社会。发生在产业领域的板块运动会不断下沉,并波及每个人的生活。今天的艺术家,其实也是技术的用户,而且我很希望艺术家可以在现有技术可供性上跳出它来,向外建立更多想象式的关联,向内挖掘更多隐秘的故事,像小说家也像记者一样,重新回到“环环相扣地理解世界”。

Q:

本次Hyundai Blue Prize 的主题是“未来演化”,谈谈你对这个主题的理解和想法?

龙星如:

“未来”和“演化”是两个词。未来是时间箭头,演化是事件箭头,这个说法是没有主体的——机器在向未来演化,一棵树也在,我们都被捆缚在因果链条上。英文 Future Humanity 暗示这个讨论仍然关于人类,一个在规律中掺入的变数。

龙星如

图片来源:龙星如

我承认我们正在面临“人”与“非人”之界限的渐进式模糊与分崩离析,以及当人类挣脱了性别、种族和阶级等历史经验的碾压,并试图铲除道德、宗教、文化、艺术等遗产的桎梏时,某种意识的觉醒和价值归零后浮现的真空。说实话,“现代性”太短了,“人类”也太短了——基因组变成了可开放编撰的数据集,死亡被视作可被征服的疾病,赋予人类天选感的“意识”被归纳做图灵机,“心智”开始被视为新近到来之世纪的经济产品,我们从未如此极端。

但同时,这是一部分人看到的世界。当“去人类中心”的论述让我们为之心动时(这听起来是一种很美丽的公平),我们甚至不能更好地整理人类自身的、当下的割裂。Musk 把人类送进深空的同一年,一名记者遭到肢解。这种解释体系充分地智力与思辨,但究竟如何避免陷入无孔不入的新政治正确,坚定地和“此刻现在”发生关联?如何可以审慎地应对技术带来的“超人”式的许诺和“末人”式的警醒。如何饱含追诉与渴求,又兼有谦卑与克制?

我没有答案的,短期内都不会有的。

龙星如

图片来源:龙星如

最近很喜欢悟空,觉得这个故事把很多该讲的都讲完了。我们被赋予能力,我们追索尚未清晰的宇宙律法,反抗我们所认为的不公正,为天地立言,为“其他人”、其他物种,乃至机器与细胞立命。很英雄,但也很虚无。经历了英雄也想通了虚无后又在另一个层级从头开始。

如果你看到这篇采访里有很多类似于“既……又”,“但是”之类的词语——sorry,我是双子座,每天都在自己跟自己吵架。所以我的展览提案里,住着两个机器人。不确定有没有住着我。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大众线上投票流程

Hyundai Blue Prize 2018

HyundaiBlue Prize 2018 大众投票还没有结束,喜欢李龙星如和她的专访吗?进入以下投票页面后,还可以看到她的竞赛方案。抓紧时间,为她投上宝贵的一票吧!

大众评委投票流程,只需5步,轻松搞定:

1. 大众评委扫描以下二维码图片后,将直接出现策展人投票页面;

2.  点击策展人集合页面的“给她投票”,可跳转进入对应的策展人介绍页面;

3.  策展人介绍页面内可浏览其作品以及个人介绍,点击下方的投票按键可直接开始投票;

4.  点击分享按键可分享到其他平台;

5.  投票完成后,直接弹出可以抽奖的页面,若中得奖品需要填写个人信息便于寄送。

扫描二维码图片,进入大众投票页面

图片来源: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关注

至此,Hyundai BluePrize 2018 决赛六强入围者的系列专访到本次推送为止,已经全部结束。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希望每一位参赛者都能通过比赛得到成长。这些青年策展人们将会于11月6日决赛当天交出怎样的答卷呢?请密切关注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官方微信,以及“在艺”艺术直播平台!